第229章:霜降,拾家的老四回来了.

    书趣居,(m.shuquju.com)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TXT下载.经过一场暴风雨的洗礼,整个江城的气温陡然间就给降低了八度,早晚温差也是愈发的微凉。

    特别是早上。

    百米开外那根本就看不清前方的路。

    一片白茫茫的。

    且,当村民们早早去到菜园子采摘蔬菜的时候,布鞋都能给直接湿透不说头上同时还给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天气变凉了。

    拾爱生穿着一件洗得都有些发白的长袖衬衣,外面只套了一件薄薄的深蓝色毛衣马甲,有些蓬乱头发上满是露珠。

    他伸手搓了搓胳膊。

    继而就是继续在自家的菜地里拔萝卜,是的,因着前一阵子下雨的缘故,工地上就给停工了。

    拾爱生便就在领着工钱的第二天就给回了家,买了两斤排骨,昨天和前天都是洋芋炖的肉汤。

    今天他打算用白萝卜再炖一顿排骨汤给自家的老娘吃。

    拾爱生是拾家本家人。

    家中并没有什么兄弟姊妹也从记事开始就记不得自个爹是长个啥样的,他只有一个老母亲,还是个盲人。

    蒋氏天生双目失明。

    从就没有得到过什么关爱,更加不知道光明为何物,且要不是因为她生得有几分美貌。

    还是个女娃子,有那么几个价值在。

    怕是连活到长大都很是困难。

    是的,蒋氏是被自己的父母低价卖给人拾爱生的爹做童养媳的。

    然,那个时候的拾爱生家也没有多富裕。

    不过,他爹心善。

    眼看着蒋氏就要被那些个老光棍给买下就有些于心不忍,这才给咬咬牙偷偷将家里的所有积蓄都给拿了出来。

    买下了蒋氏。

    为了这事,当时拾爱生的奶奶差点没把他爹给打死。

    毕竟,那个时候拾爱生的爹也还是个少年而已。

    所以,他爹也并没有想要将人的蒋氏当成是自己的媳妇养而是给当成了妹妹,毕竟,他大了人蒋氏十多岁。

    可是,两人在日积月累下也给培养出了感情来。

    互相取暖,互相依偎。

    再加上,蒋氏一直就想要报恩。

    于是,蒋氏就成了拾家的媳妇了。

    不过,她的丈夫本却是在一次上集兑换米娘的时候就给撒手人寰了。

    这事儿来得突然却也叫人猝不及防。

    但,蒋氏不得不去面对,不仅坚强面对,还含辛茹苦的就将两人的儿子拾爱生给拉扯养大的。

    蒋氏是个十分苦命且坚强的女人。

    他们家也十分的贫穷。

    好在,拾爱生也是个肯吃苦且孝顺的大好青年,村里有些什么好事儿基本上第一时间也会想起他来。

    这不就比如是老拾家开了个沙场,在请人去到那工地上帮忙的时候,拾宝武那也是第一个就想到他。

    将人拾爱生给拉上了。

    一来是,都是本家人,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二来就是,拾爱生和暴脾气的拾宝武那也是自就是一块儿玩到大的。

    感情非同一般。

    拾爱生今年二十有五。

    比之拾宝武要大上两岁,身形偏瘦,但却长得是相当的俊俏,他几乎是继承了他爹和蒋氏的所有优点。

    心地善良,做事脚踏实地,为人正直,不贪便宜,唯一的缺点就是力气,是的,拾爱生的力气不大且与同村的一些庄稼汉子比起来可以说得上是相当的秀气了,跟个姑娘家一样。

    这跟他自就缺失营养脱不了干系。

    但,他虽然干不了那力气活,可是肯吃苦。

    所以,村里的人即使是明知道他干不了那力气活,但是,要是这伙计儿工钱多,那也是会找他谈谈的。

    毕竟,和不了那一天的水泥浆,那也是可以专门替主家给守夜,看看门什么的,那是一定干得了的。

    是的,本村的村民。

    尤其是拾家本家的人,都会对人拾爱生多加照顾的,往往都是一起去到那工地上做事的,而拾爱生基本上就都是那个守夜的人。

    照顾他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人拾爱生做事很有责任心,他们也放心。

    这不,在老拾家的工地上,拾爱生那也是专门负责守夜的。

    而且,他本来是不可以回家的。

    毕竟即使是工地上因为暴雨的缘故而给停工那也是工人们的事儿,和他这个专门负责守夜的没有多大关系。

    晚上照样还是需要人守夜的。

    可是,人拾宝武不仅仅只是知根知底还同他的关系也铁,这不,当下就没有回家,将这个机会让给了人拾爱生。

    自然,暴雨那几天,工地上守夜的人就换成了拾宝武自己。

    而昨天,天气就已然是放晴了。

    所以,今天晚上,拾爱生就必须得回工地上去守夜了。

    毕竟,这份工钱他不能没有,可是,他还是有些不大放心家中的老母亲,所以,打算今天多做几个菜。

    到时候,自己不在家里,老母亲也可以自己摸索着热一下就能吃了。

    拾爱生一边拔着白萝卜,一边就在心里想着,都该做些什么菜放在家里趸着,还得准备一些米面才行。

    毕竟,家里的米面都快见底了。

    他等下还得去一趟凤凰镇上。

    拾爱生一边思忖着,一边就快速的将需要的菜都给装进了菜篮子里面,然后,大跨步就开始往家里赶。

    然,当他从路走到大路上的时候却是正好就给碰到了拿着大包包,背上还给扛着一个帆布袋子的拾宝文。

    起初,拾爱生还有些不大确定,毕竟,拾宝文的身旁还跟着一个穿着打扮都显得像是个镇子上的富家太太一样的女人。

    尤其是,那女人还冲着他微微一笑,眉目清秀,红唇艳丽,举止投足间更是自带一股说不出的韵味儿。

    长得也确实是真心不错的。

    但,拾爱生却是并没有被徐寡妇这暗送秋波的眼色给弄得心神不宁,反而是再次瞅了她前面的拾宝文一眼。

    见他的身形走动间,愈发的是像极了拾家的老四拾宝文,再又一看脸,得,这才确定了。

    的的确确就是人老拾家的老四回来了。

    这不,拾爱生当即就笑得熟稔,直接就是一巴掌在人拾宝文的肩膀上给拍了一下就道:“四哥,原来真的是你啊——”

    拾宝文的心里还揣着事儿呢,哪里能想到突然就被人给拍了一下,当即也是就给楞了一下。

    不过,很快,他就给反应了过来。

    这不,当即也是一拳头就给了人拾爱生一下。

    便就是笑呵呵的道:“是爱生啊,你这是一大早的就去到菜园子给摘菜捏吧,对了,伯母最近身体可还好啊?”

    拾爱生笑着点头,“我妈身体一直都挺硬朗的,倒是你啊四哥,你这一声不吭的就给好几个年头都没有回家。

    这是上哪发财去了?”

    说着,便就给瞅了瞅拾宝文手中的大包包,意有所指道。

    拾宝文笑眯眯,“上哪发财都及不上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啊,这不刚刚从市里给回来,就给听说家里是给开个沙场。

    那我还在外面瞎混个啥?”

    “宝文哥,这位是?”

    一旁的徐寡妇轻声插了一句话道。

    拾宝文不由自主的就给看了人拾爱生一眼,心里想着的是,他也不是个爱说三道四的人,便就扭头跟着一旁的徐寡妇介绍道:“来来来,给你认识一下,这位就是和我们从玩到大的弟兄,拾爱生!”

    徐寡妇巧笑倩兮,“原来你就是爱生兄弟,我们家宝文哥经常提起你……”

    徐寡妇的声音很柔,是那种男人听了会酥骨头的那种。

    但,拾爱生仍旧是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倒不是因为拾爱生不喜美色,而是因为,他不仅是个孝子还是个十分专情之人。

    是的,现都二十有五的拾爱生虽然是因为家庭贫困的缘故让不少爱慕他的姑娘家望而却步。

    但也有那与他情投意合的女子。

    而且,这个姑娘不仅不嫌弃人拾爱生有个瞎了眼的老母亲,还隔三差五的就去到拾爱生的家里给她的母亲洗衣做饭。

    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这么好的姑娘,即使是看在她这般善良的份上,拾爱生也会对她钟情一生,更合论,他还是真心喜欢本村的这个姑娘的。

    是的,拾爱生也是定了一门亲事的,就是巫木村庄本村的三大姓氏之一的李之一姓,李莲花。

    李莲花今年也有十八了。

    不仅人长得十分的清秀,还是个特别善良且勤快的姑娘,最重要的是她家家境也不错。

    这样的姑娘家自然是不愁嫁不出去的。

    不仅不愁嫁不出去,还经常是有那些个媒婆给上门说亲事的。

    然,李莲花却是就给认定了人八组的拾爱生,这可把李财旺老头给气得,可是,气归气,总不能扭着她吧。

    是的,自家的孩子,也就只有自家的人才清楚。

    李莲花虽然是看着十分的文文静静的,可却也是个倔脾气的,认定了的事情,那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无奈,在闹了几天绝食后。

    李财旺就给答应了这门亲事,毕竟,不答应能行吗,自家的闺女那可是隔三差五的就往人穷子家里跑的。

    真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李财旺那也是没法,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家里也还算得上是殷实的,从来也就没想过靠着嫁女儿给捞上一笔钱财之类的事情。

    自然,后面就给答应了下来。

    本来在今年春节的时候,两家就已经定下了这门亲事且打算就在今年腊月的时候就给挑选个好日子。

    喜结良缘。

    然,本家人的李家却是突然就给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

    毕竟是沾亲带故的,李财旺可不想因为闺女在李财生他们前脚一家人都没了的时候后脚就给办喜事。

    不吉利不说,还得被全村人戳脊梁骨的。

    这便就给耽误了下来。

    是的,因着李俊响一家死于非命的缘故,李财旺家与这拾爱生家的喜事就给耽搁了下来。

    且李家的那个嫁出去的二闺女李巧巧更是还曾经来过老拾家给大闹了一场,不过,她哪里是人黄婆子的对手。

    后面,自然是因为功力不够的缘故就给人黄婆子骂的直接没脸,便就再也没有回过巫木村庄了。

    实则,是因为她家的宝贝闺女柳美欣给出了点事情。

    不然,李巧巧准得回来找回场子的。

    是的,李巧巧对于父母和弟弟的离奇死亡一直耿耿于怀,认为不是那蔡家的人搞得鬼就是人老拾家的人。

    反正没有一家能够摘得干净。

    所以,她还特意让凤凰镇上打菜的大妈给认了认人的,不管是人拾家的哪个龟孙子在食堂打饭。

    那都一律不给打菜。

    实在不能做的太过明显的时候就只给打点汤汁儿。

    糊弄糊弄。

    量那些个孩子也不敢声张。

    但是,李巧巧不知道是,拾七自从发现食堂打菜的大妈对她有那么一丢丢意见的时候便就让人李赛给她打菜了。

    所以,拾七压根儿就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而拾笙,自然是回家吃饭的。

    拾银就更加不可能会吃瘪了,因为他十分的勤俭节约,基本上每个礼拜所带的菜都可以够他吃一个礼拜的。

    而拾宝翰和张氏给到他的零花钱也都被他默默存了起来。

    所以,李巧巧想让老拾家的孩子因为在学校食堂受到了不公平待遇而给闹心,跑回家告状,导致黄婆子气得胸闷气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而这一切。

    李巧巧都全然不知。

    否则,怎么会那么干脆的就跟着柳美欣去了新校还将家中的宝贝儿子都给一并带上了。

    是的,柳美欣转学了,她的弟弟柳满星也跟着一起转学了。

    然,这一切就跟一阵风似得。

    对老拾家,对拾七而言,那都没有丝毫的影响。

    然,却是对作为是沾亲带故的本家人,李财旺家多多少少就有点影响了。

    因为,人李巧巧在得知了李旺财家竟是将家中的女儿给许配给了人老拾家的旁系时当即就气得拍桌。

    竟是亲自给跑过来了一趟。

    毕竟,李旺财家没有少得人李家的庇护。

    但,这两个辈之间的事情,那也是在人李俊响出事之前就给定下了的,李巧巧反对得却也很是强势。

    是拿人李财旺家每年给种植的几十亩农业。

    蔬菜瓜果作为要挟的。

    是的,李旺财家每年所种下的所有蔬菜皆是由人李巧巧家给接收的,毕竟,她们家就是在凤凰中学开食堂的。

    那供应需求也自然是不愁消不掉的。

    这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啊。

    李家全家人每年也就指着这过活的,要是真的就给没地儿消,这些蔬菜怕是不会烂在田地里就是会给直接放丢了。

    毕竟,蔬菜本就不耐放。

    李旺财那也是给急得脑儿都给冒烟了。

    好在,这目前,柳家的人是暂时给搬迁了,一时半会儿估计也是回不来的,也好在,李家是给出事了。

    红白喜事不能相冲。

    不然,准得出事儿。

    然,这些事情,李莲花和拾爱生本人却是全然不知的。

    这不,拾爱生都打算在今天吃完早饭后就去到那镇子上买米面时就给人李莲花挑选个头饰什么的。

    毕竟,两人来年就可以成亲了。

    所以,这个伙子那也是干劲儿十足且丝毫都不受徐寡妇暗送秋波的影响。

    他对着人徐寡妇点了点头。

    并没有开口问及是拾宝文什么人,也没有开口去喊她什么,而是对着人拾宝文就道:“四哥,我上午还有点事儿,就先不聊了——”

    拾宝文自然是知道拾爱生家的家庭情况的。

    当即就道:“去吧,去吧——”

    徐寡妇往拾爱生离开的方向扫了一眼,这才又跟上了前面的拾宝文就道:“宝文哥,你说,咱妈她会不会不喜欢我?”

    拾宝文有些不自然的撇开了徐寡妇的手。

    重新又将地上的帆布袋子给背在了背上就道:“干啥子这样想,你看,你这不都给带了这么多的见面礼了。”

    是的,拾宝文手中提着的大包包,里面所装的东西皆是由人徐寡妇给买的,且还带回来了三千块钱。

    然,人嗜赌成性的拾宝文为何没有将这三千块拿到赌桌上去反而是给带回了家倒不是因为他突然就给转了性子了。

    而是因为,徐寡妇说动了他。

    徐寡妇这个女人十分的聪明。

    她从一开始对人拾宝文就是一种搭伙过日子的相处模式,两人就是简简单单的互相取暖,有个伴儿。

    平时徐寡妇也很少去管人拾宝文去做些什么,更加不会拦着他不让他去赌博,这让拾宝文很有自由感。

    洒脱的很。

    且等到他肚子饿了,也有那现成的饭菜给他吃,瞌睡来了,也有那现成铺好的被褥给到他睡。

    这样的好地方上哪里找去。

    自然,两人也就以这样的形式相处了很久。

    直到人拾宝文习惯了她的存在。

    再到后来,徐寡妇以拾宝文内人的身份自居,可即便如此,她仍旧是没有去管人拾宝文每天去做什么。

    后面更加没有叫他对自己负责。

    是的,起初两人也的的确确是没有发生关系的。

    然,就在那天拾宝文因为从人黄俊杰的口中得知老拾家的钱财和金砖金烟杆都系数被找回后就给一时高兴喝了点酒。

    再加上,徐寡妇又主动来帮他包扎伤口,有些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事后,徐寡妇仍旧是跟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一般。

    倒是人拾宝文却是就像个初开荤腥的愣头伙子一般,有点离不开人徐寡妇了,几乎是每天晚上都得亲热一翻。

    这就像是一下子就给打开了水龙头。

    有点收不住的趋势。

    事后拾宝文也是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毕竟,他的自制力,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数的,而且,最近的身体也是有点吃不消。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往别的地方想。

    只以为是自己这些年在外头浪荡惯了又没给好好补补身体的缘故,再加上,如今他们老拾家这都给开了个沙场了。

    徐寡妇有句话倒是说道他的心坎上去了。

    既然都是老拾家的一份子,自然,那沙场生意所赚的钱,他也理应分得一点红利的,便就成了眼下的情景。

    拾宝文回来了。

    不过,拾宝文倒是还知道自己是不受黄婆子待见的。

    这不,回家了也知道买礼物不说,还将人徐寡妇唯一的私房钱都给要了过来,说是孝敬给黄婆子的。

    然而,在临近家门口的时候,徐寡妇却是突然就说身体有点不舒服,也不等拾宝文说什么便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拾宝文本就因为带着她一起回来,心里虚的很。

    这下子,倒是莫名也给松了一口气。

    毕竟,他心里其实也是想自己先回来的,等到以后有机会了再带着徐寡妇一起到家里来。

    现在还真不是时候。

    奈何,他这回家的资本都还是人徐寡妇给的,也就只能是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不曾想,这都临到家门口了。

    这徐寡妇却是突然就给打了退堂鼓,拾宝文虽说是有些不解吧,但,暗自窃喜则是占了多数的。

    是的,拾宝文的本意并不想现在就将人徐寡妇给带回来。

    可,拾宝文似乎也忘了。

    即使是没有徐寡妇这一茬,自家的老娘也是没那么好忽悠的。

    这不,黄婆子当即就是冷笑一声,看着下面跪着的拾宝文就道:“原来没死在外头,这是打算回来讨饭来了。”

    拾老头敲了敲烟杆,轻咳一声,“既然都已经回来了,那就好好过日子,该改掉的毛病也都要一并给改掉,老四啊——”

    说着说着,拾老头的嘴角就又开始不由自主的一抽一抽的了。

    他赶紧就拿着帕子擦了擦嘴角。

    拾宝文却是一把就抱住了拾老头的大腿。

    就像是死了老爹一般就给莫名其妙的嚎了起来,“爹啊,都是儿子不孝,您给中风了这么大的事情也是今天才知道的,都是儿子没用,没有让您两老享福,到现在了还在为这个家操劳,为我们这些不孝子操心——”

    周氏抱着财儿眼眶微红。

    一旁的张氏则是撇撇嘴。

    几年不见,老四这嘴上的功夫倒是见长了不少啊,得,恐怕不用遭多大罪自家的公公就会让他回来的。

    不过,想要分得沙场的红利可没那么容易。

    是的,张氏向来有些心思,尤其是在老拾家的资产上面,那可是算得门儿清的。

    而人拾老头见到人老四回来了,那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听着他的这番肺腑之言那也着实是听得舒心啊。

    这不。

    当即就看向了黄婆子道:“我说老婆子啊,你看,老四肯定是已经学好了的,要真还好那一口也不会有这孝敬咱两的钱了。”

    沁儿偷偷看了一样那个毫无形象抱着拾老头大腿嚎啕大哭的男人,豆儿也从周氏的身后探出了一个脑袋去打量着拾宝文。

    是的,两个孩子这都有好些年没有见过他们的爹了。

    自然,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在。

    但,沁儿也只是看了一眼,便就拉着豆儿,留儿他们一起去了学校。

    且也因着雨停了的缘故。

    昨天拾宝翰和拾宝海就都已经回沙场去了。

    所以,整个堂屋里就只剩下拾老头,黄婆子,拾宝文还有张氏和周氏,以及她抱在怀里的财。

    “这钱,哪里来的?”黄婆子拿着拾宝文给带回来的三千块钱敲了敲桌子。

    “妈——”

    “婆,婆婆——”

    然,还不带人拾宝文开口。

    这边,周氏当即也跪在了黄婆子和拾老头的面前。

    声音依旧细如蚊虫,“孩子他爹,孩子他爹,知道错了,婆婆,您就不要再生他的气了——”

    倒是难得。

    这怕还是周氏自从嫁到老拾家以来第一次鼓足勇气给在黄婆子的面前给说了这么多的话了。

    然,黄婆子的脸色却是更沉了。

    她没搭理周氏。

    而是看向了半跪在地上,一边给拾老头擦嘴角,一边又给他捏大腿,看似跟个孝子一般的拾宝文就道:“老娘当初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你离开这个家门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的。”

    拾宝文身体一僵。

    周氏吓得立马就给噤声了。

    是的,不止是黄婆子记得,周氏和拾宝文同样记得。

    毕竟那天的事情闹得那样大,黄婆子也是第一次那般的追着人拾宝文揍,差点没把他的退给打断。

    且同样也是因为黄婆子下手狠。

    说的话也是寒心了当时还是个没怎么见过世面,没怎么碰过壁也同样没怎么受到社会毒打的拾宝文的心。

    他这才也给发个毒誓,说了。

    “死都不回这个家。”

    而眼下这脸打的,也是超疼的。

    然,人拾宝文那也是个经过千锤百炼的老条子了,当即就是“扑通——”一声,直接就再次跪在了人黄婆子的面前。

    “啪啪啪——”

    一个接着一个大耳刮子就那么毫不留情的给抽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出手那个狠啊!

    一边就道:“儿子不孝,儿子不孝,儿子该死,儿子该死——”很快,拾宝文的两边嘴角就都给渗出了血迹。

    可见,他也是真的用了力气的。

    拾老头本就最为心疼老四,这不,当即就有些坐不住了。

    “胡闹——”

    拾老头一拍桌子。

    拾宝文当即就给楞了一下,继而就是停止了自扇巴掌的举动。

    黄婆子睨了旁边坐着的拾老头一眼,冷嗤了一声,这一声冷嗤着实是搞得拾老头心里有些毛毛的。

    “老,老婆子——”

    “妈——妈——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去到那赌桌上,如果我再去赌博,我就剁了这只手!”拾宝文见到黄婆子起身,有那要走的意思,当即就是一把上去抱住了人黄婆子的大腿。

    一边气壮山河般的发誓,一边就祈求黄婆子原谅他。

    “妈,儿子知道错了,我想回家,儿子在外面过得苦啊,我想家了,想老婆儿子热炕头了,您就原谅我吧——”

    周氏忍不住抽泣出声,抱着财儿也跪在了黄婆子的面前。

    毕竟周氏一直都很是自责,认为是自己害了人拾宝文,是的,周氏就是个喜欢将事情拦在自己身上的性子。

    但她这个人胆子也,这事儿要是放在人张氏的身上吧,肯定是撒泼打滚的也得跟着闹上一闹。

    嚎上一嚎的。

    毕竟就拾老头这个爱脸面的性子,自然是不想让别人家看了他们家的笑话去的,那也势必就会逼得就范。

    哪怕是得罪了人黄婆子也得保下人拾宝文,不让旁的人看了笑话去。

    可在周氏这里,就只有唯唯诺诺的抹眼泪的份。

    张氏往灶屋里瞅了瞅。

    是的,他们这一大早上的就因为拾宝文给突然回来了,又给闹上这么一出,可都还没吃早饭了。

    自然饿。

    拾金因为毕竟是伤及到了头部的缘故,自然,还得在家里静养一段时间,这不,一大早的就给吵醒了。

    也是听到好像是四叔的声音,便就给从房里出来了。

    拾宝文也是个精的。

    这不,当即在看到拾金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立马给走了过去就道:“金啊,叔听说你才从鬼门关给走了一回,快,让我看看,有没有事儿啊?喝药了没有?头还疼不疼?”

    张氏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黄婆子只是十分淡漠的看着拾宝文围着人刚刚起来的拾金嘘寒问暖,什么也没说,但,正是因为人黄婆子突然什么都没有说才叫人头皮发炸。

    可,总这么僵持着也不是个办法不说。

    于是,拾老头硬着头皮就开始发话了。

    “好了,一大早的,搞得这么热闹干啥,也不怕被左右隔壁听了笑话去,这早上的粥都给熬成浆糊了吧。

    有什么,吃了早饭再说——”

    周氏一听更是立马就给应声道:“哎,儿媳妇这就去端菜。”

    张氏不情不愿的也跟着去了灶屋帮忙且在看到人周氏那如蒙大赦一般的表情时不禁再度撇撇嘴。

    一脸嫌弃。

    ------题外话------

    感谢木木污投给包子的五星评价票和月票么么哒~

    庆贺天天开心快快乐乐晋升《俏千金》秀才~撒花撒花~

    推荐:道有礼《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二爷很郁闷。

    自己名声显赫,地位超然。

    商界人称二爷,世人皆需给两分薄面

    就他家寒太太,敢拍着桌子教训他:寒沉,你再不听话,心我打你!

    婚后一次采访

    记者:很多人都说结婚后不自由,二爷怎么认为?

    寒沉:不可能!我特别自由,想先刷碗就先刷碗,想先扫地就先扫地!

    二楼传来黎相思一句:老公,你先去买菜啦。

    扫了一眼记者,寒沉:我就不先买菜,我要先刷碗,我刷完了碗再去买菜,你听到了没有?

    黎相思:这也好,你加油啦。

    二楼荡来的话音一落,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霍然起身。

    记者:二爷,咱们的采访

    二爷匆匆离去,飘落一句严肃的话:你看,结了婚以后,多自由。

    记者:“……”

    (1v1甜蜜来袭,男强女强,实力互宠)

    书趣居,(m.shuquju.com)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TXT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