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假五峰宝藏,借三百僧兵.

    书趣居,(m.shuquju.com)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TXT下载.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世人都道杨贵妃死在了马嵬坡,但也有人说陈玄礼偷偷放走了杨贵妃。所以白居易曾在长恨歌中言道唐明皇从蜀中归来路过马嵬坡时并没有见到杨贵妃的尸身,后又听闻海外有杨贵妃的仙踪。

    若杨贵妃没有死,她逃去了何处?

    传言唐明皇有一日梦见杨贵妃在日本死去,便派白马将军陈安,带上释迦如来,阿弥陀如来二尊佛像和十三重大宝塔前往日本,追悼杨贵妃。

    只是陈安并不知晓杨贵妃安息何处,却又不便久留,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便将两尊佛像寄放在京都的清凉寺。后来日本天皇得知杨贵妃死在长门的消息,就令人将那释迦如来,阿弥陀如来二尊佛像请到长门天请寺。

    所以天请寺又叫二尊院,寺中有座五轮塔,据说杨贵妃葬身于此。

    这日中午,八田真正独自踏上二尊院的台阶。还未靠近山门,就被两名武僧拦住了去路。那两位武僧头上裹着白布,只露出眼睛和鼻子,看不清长相。身上穿着暗麻色袈裟,腰间悬着太刀,手上还持着长长的剃刀。如雪的刀身上隐隐有些暗红,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杀戮。

    “烦请通禀一声,就说甲贺八田真来访柴崎庙泾门主。”八田真说完,就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

    一名武僧听了,粗声粗气地说道:“你在这等着。”说完,朝寺中而去。

    大约过了半刻时辰,那名武僧总算是出来了。“门主让你过去。”

    八田真跟着那武僧进了二尊院,正值午时,远远就闻到一股酒肉香。西边偏院各种喧哗吵闹,想来是已经到了用餐的时间。那武僧没有停留,八田真也径直跟着进了内院。

    才进了内院,东边的几间房屋中隐隐传出各种淫靡之声。八田真发现那武僧似乎偷偷地瞧了瞧那边,眼中闪过一丝艳羡。八田真见此心中满是鄙夷,但脸上却含着淡淡笑容。

    很快,两人来到方丈室。

    方丈室顾名思义,方丈大的房间,但历来无论是道观还是寺庙鲜有按此规矩。这二尊院的柴崎庙泾门主更不可能亏待了自己,八田真一进屋子就闻到一股异香。

    那是檀香,酒香,还有胭脂的香味,夹杂在一起。

    两名体态丰盈的女子穿着宽大的衣衫,上褂已经被撕扯到一边,半露出白皙的玉峰,正围着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僧。一人夹菜,一人灌酒,嬉笑连连。那端坐的老僧蓄着长眉长须,长相清癯,若不是此情此景,世人见了只会认为是一位大德高僧。

    武僧直直地扫了那两名女子高耸的胸脯一眼,又赶紧垂下头颅,生恐被人发现了一般。

    老僧正是二尊院的门主柴崎庙泾,他早先是名浪人。后来被二尊院的门主福山丰救了一命,才在院中安了家当了护院武僧。

    这些年,各国连年交战,柴崎庙泾便起了心思,暗算了老门主福山丰,又向一向宗学习,四处招收无路可走的浪人,失地的农民,战败的兵卒,化僧为兵,在长门国也算一方大势力。

    只是好好的二尊院,被他糟蹋的满是污秽,哪还有一点佛门清净之地模样。

    柴崎庙泾挥了挥手,那带路的武僧连忙退了下去。这才朝八田真哈哈笑道:“八田君,你不在甲贺待着,怎么还有空来我这方外之地?”

    他一边说着,一边让那两名女子伺候着吃吃喝喝,竟没有半点要招待八田真的意思。在他想来,二人当年也不过是数面之交,今天他能抽空见八田真一面就已经给八田真面子了。

    八田真也是哈哈大笑,一副老熟人的神色:“想不到数年过去,柴崎君已经贵为一院之主。若不是我刚好路过长门国,听闻这等喜事,怕真是失礼了。柴崎君,作为老朋友,我特来给门主奉上薄礼以示祝贺。”

    说完,从怀中取出一方黄色布帛。

    柴崎庙泾一听八田真是来送礼,神色不由大喜,站起身来朝八田真走去:“八田君,你太客气了。”一边说着一边接过八田君送的那份礼物,赫然是一个精致的瓷瓶。

    “这是……”

    八田真连忙道:“京都中村家秘制的合气丹,据说天皇陛下就是服用此丹夜御数女。”说完,脸上浮现出奸邪的笑容。

    柴崎庙泾先是一愣,又哈哈大笑。

    “八田君,这边坐。”

    八田真摇了摇头,柴崎庙泾脸色顿时一变,流露出一丝不愉。

    “柴崎君,除了这份薄礼,我还为你送来一场大富贵!”

    “大富贵?”柴崎庙泾心中嗤之以鼻,若真有大富贵你还会想着我。他斜瞟着八田真,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可惜,八田真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说完大富贵后竟然一言不发。

    “额……”柴崎庙泾的声音拖得老长。

    八田真这才有了反应,却还是没说话,而是看向柴崎庙泾身旁的两位女子。

    柴崎庙泾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让那两名女子退了出去。

    “现在可以说了吧!”

    “五峰船主的宝藏。”

    八田真的话让柴崎庙泾浑身一震:“那个大明国的海盗头子,他在这儿留下了宝藏?”又哈哈大笑,摇了摇头道:“八田君,你这是开玩笑吧!”

    “柴崎君,为了这个宝藏,我们八田家已经死了二十几名忍者,我有必要开这种玩笑?”

    “五峰船主纵横海上几十载,积攒的财富数不胜数,单单金银珠宝就足足有五艘大船。他被大明朝通缉,这些财富不可能藏在大明,所以他的财富都藏在了我们日本。”

    柴崎庙泾见八田真那郑重的神色,才信了几分,只是还有些疑虑:“那你找我何事?”

    “我已经安排了一位女子在那人身边,只是那人很是谨慎,还没有透露宝藏在何处。而且他有疾风剑豪九野泉在身边守护,我带来的忍者在九野泉刀下死伤惨重,所以才希望柴崎君帮忙……”

    “只要解决了九野泉,五峰船主的宝藏我们五五平分。”

    柴崎庙泾看着八田真,良久才说道:“八田君,先喝酒。”心中却是冷笑:“五五平分,怎么可能!”

    半个时辰后,八田真醉倒了,柴崎庙泾安排两名武僧将他关到了一间偏房中。而后,柴崎庙泾召集了三百僧兵,带上铁炮(火绳枪)和弓箭,急急下山。

    柴崎庙泾下山不到半个时辰,原本醉倒了的八田真猛然睁开双眼。

    ……

    篝火烧得很旺,九野泉将抓来的几条鱼放在搭好的架子上烧烤。

    白玉京站在不远处的溪水边,背对着洗澡的北原千秋。这等酷热的天气,男人可以几天不洗澡,但女人却是不行。耳畔传来一阵婉转的歌声,空灵中又含有几分幽怨。

    “无限相思意,欲传耳目繁。夜来行入梦,始不畏人言。梦路无停足,伊人自在逢。如何现世里,一见也无从。莫道秋长夜,夜长空有名……”

    白玉京尽管听不懂北原千秋在唱啥,但还是听出了那种情深意切,缠缠绵绵,仿佛心中千百结的感觉。

    他不知道的是,这是平安时代野町写的诗。正如西湖有苏,才貌双绝,而野町亦是这等人物。其长相甚至有过之而不及,足以媲美中国的四大美人。

    九野泉听着歌,心中满是思念,因为他的师妹也叫町。但不妙的是,歌声很快被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踏碎。

    “砰砰——”

    数声铁炮,如放鞭炮一般。九野泉顾不上烤鱼,身子一闪,躲到了一颗大树后面。

    溪水边的北原千秋连忙穿好了衣服,只听得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门主有令,杀掉九野泉,活捉他们!”

    九野泉看了看,眉头紧蹙。整个山林中人影涌动,应该有两三百号人。“哪里来的这么多僧兵?”他心中暗道,眼下他若想逃出去还是有把握的。那个大明来的年轻道士他看不透,这些僧兵或许也奈何不了他。只是北原千秋肯定没处逃,他救不了她!

    “你们是哪的人,我是鹿岛神社的九野泉!”九野泉高声叫道。

    鹿岛神社自出了剑圣冢原卜传后,在整个日本名声大震。他这话一出,那些僧兵多有些迟疑,不敢上前。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大家不用惧他,九野泉早就背叛了剑圣,也叛出了鹿岛神社。谁杀了他,赏美人一位,美酒三坛。”

    “杀!”

    又有人大喊,“砰嘭嘭——”铁炮先发,九野泉神色凛然,一闪而出。

    当空一刀落下,刹那将一名僧兵劈成两瓣,血肉横飞。但这一幕并没有令那些僧兵恐惧,在连年征战的日本,他们早就见惯了生死。所以今朝有酒今朝醉,早就将和尚的清规戒律忘得一干二净。

    几名僧兵持着长长的剃刀也瞬间围剿过来,九野泉太刀烁烁,一挥咔嚓数声,将那几名僧兵的剃刀斩断。又动如脱兔,窜进了武僧当中。

    顿时如虎入羊群,惨叫声连连!

    此时,一些武僧已经将白玉京和北原千秋包围。北原千秋躲在白玉京一侧,看着渐渐围上来的武僧,心中也多了些焦虑。数百僧兵,除非是剑圣在此,任谁也得落荒而逃。

    书趣居,(m.shuquju.com)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TXT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