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如玉龙杠胡不二

    书趣居,(m.shuquju.com)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TXT下载.话说水懿波一听刘叶经秋说她阿爸水龙吟跟她阿妈瑞鹤仙打架了当时就急了催促如玉龙跟她一起尽快赶过去。

    刘叶经秋和李子清却听出了其中颇有不对劲儿的地方:这哪里是去“和好”的呀?分明就是“和坏”!

    刘叶经秋和李子清正要再问问水懿波,水懿波却急忙地说道:“刘叶盟主、李姐姐,我们先赶紧上路,有话路上再说。”

    于是乎,在水懿波的催促下,四人立即上路,直奔九阵星域而去。

    在路上,刘叶经秋邀请如玉龙夫妇进入山河图,在山河图大殿中坐定之后,水懿波道:

    “哎哟,我阿爸跟阿妈他们也不知是哪辈子相欠的债,三天两头就是个在一起闹!百万年前这个样儿,百万年后还是这个样儿,唉!”

    水懿波感叹着说了一番,再加上如玉龙从旁补充,刘叶经秋跟李子清这才听明白,原来水龙吟失了洪荒凉山世界主神位之后,便对继承了自己之位的长女水懿波声称要去九阵星域世界里找瑞鹤仙。

    起初水龙吟说的是,必是瑞鹤仙和刘叶经秋这些人,跑去那平育天世界主大圣元林平育面前告自己的状,自己才会受到上界神主处罚的。

    水懿波和如玉龙听了,都是赶紧劝阻,说道是五百年之约都已经过期了,太平仙盟诸人并没有帮着阿妈瑞鹤仙前来争夺这洪荒凉山一个世界主之位,阿爸您也就省事饶人了吧。

    不想水龙吟是振振有词地道:“他们明着没有来跟我争这世界主之位,但是他们不是跟我来阴的了么?要不然,我们平育天世界主怎么会处罚我?”

    水懿波道:“阿爸,虽然说世界主拿掉了你的世界主神位,但却又把这个世界主的位子封赏给了我,我是您长女,还等于是您继续做这边的世界主了么?您又何必再去闹事呢?”

    水龙吟听了,便找别的借口:“她当年背叛了我,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水懿波听了便哭道:“阿爸,家丑不可外扬,那件事情,说起来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九十多万年了,朱雀也早已死翘翘的了。

    五百年前我们洪荒凉山世界三界一统,您重登世界主之位,逼得朱雀自爆而死,也等于是报了昔日之仇。

    何况当时您折辱阿妈也过分了点儿,以致于让我们做儿女的无所适从,阿爸,过去的恩恩怨怨都放下吧,毕竟您和阿妈都是修仙有成,都成就了圣元之位了!”

    水龙吟听了,便就换了语气道:“懿波,你说哪里去了?我现在正也是无官一身轻嘛,我去了九阵星域那边,未必就是去闹事,说不准儿,我跟你阿妈和好了,也是有可能的。”

    水懿波听了,破啼为笑:“阿爸,这样最好!既然是这样,那您为什么不早说?

    不如我跟玉龙陪您一起去找阿妈吧,如果你要是有什么觉得面子上下不来台的话,我跟玉龙可以帮您转告阿妈呀。”

    水龙吟斥道:“有什么面子上下不来台的话?大人的事儿,你孩子家不要瞎掺和!”

    水龙吟说罢转身昂然而去,如玉龙夫妇两个也只好就此作罢。

    ——说到这里,水懿波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如玉龙也是妇唱夫随地跟着叹了一口气,叹气之余,犹自说道:“咳,我跟懿波也都是圣元了,然而……”

    水懿波接过话来道:“好啦,玉龙,不要再说啦。”

    于是如玉龙闭嘴。

    刘叶经秋和李子清两个听到这里,也不知作何感想,只知道山河图风驰电掣也似的,前面不远就是九阵星域世界了!

    不多时,到了九阵星域世界界壁边上,如玉龙笑道:

    “叶三哥,我听你说这九阵星域的阵壁远比一般的界壁来得坚固,修为弱一弱的,即使是圣道大能高手也不容易破开,是吗?”

    刘叶经秋笑道:“正是!”

    如玉龙道:“叶三哥,不如我们出了山河图,就由弟我动手试试看,怎么样?”

    刘叶经秋自然同意。

    于是四人出了山河图世界,三个站定身形,就看如玉龙来动手破开这九阵星域世界的阵壁。

    如玉龙是因为刘叶经秋先前夸说过这里阵壁坚固,所以虽然是试探,不至于拿出十成修为,却也动用了八九分实际战力。

    前文说过,如玉龙也是一个惯常越级挑战的高手,他的八九分修为使出来,破开这阵壁还不是轻而易举?

    如玉龙破开阵壁,四人就要钻过阵壁,不想一人身形电闪而出,倒弄得这边四个人是吃了一惊!

    这人身形射出来之际,九阵星域里边却是一道红衣身影正自赶来,口中犹自叫道:“欧罗,你不要走!你走了我可怎么办?”

    这红衣人话音未落,阵壁复合,将她隔在阵壁里面了!

    听得“欧罗”二字,这边四人正也不曾穿过阵壁之时,如玉龙霍地转头,高声叫道:

    “姓欧的别走,咱们再打一架!”

    欧罗果然也未走,他早已看到了这边四人中的刘叶经秋!

    欧罗愤愤然道:“姓如的子,今天老子不跟你打架!刘叶经秋!当日你仗着玉玄机的势,害得老子当场认输,大丢脸面!

    何况你还夺了我的法宝五殿阎罗!今天我要找你干一架,你还老子的法宝来!”

    刘叶经秋听了,不由得哈哈大笑:“欧罗!我夺了你的五殿阎罗又怎么滴了?你奈我何?打就打,来吧!”

    欧罗冷笑道:“你仗着人多,跟我要味儿是不?你纵然人多,我欧罗也不惧你!”

    说话之间,阿罗催动闪电刀,刀光闪闪,若长天惊虹,直劈刘叶经秋!

    刘叶经秋大喝道:“我呸!欧罗,我跟你单挑,啰嗦什么人多不人多的废话!”

    说话这际,刘叶经秋是抬手催动如意神枪,枪势如龙,一招流星惊梦,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刺出!

    只听得“当啷”一声响亮,闪电刀已被弹开!

    欧罗嘴里叫了一声“疾!”催动闪电刀的同时,人却是直扑刘叶经秋,就如出膛的炮弹一般!

    刘叶经秋刚刚架开闪电刀,再一听闪电刀旋转中发出的声音,不由得惊道:

    “欧罗,原来你学了五殿鬼修的法子,让你的闪电刀具有了精神攻击能力,怪不得这次敢大着胆子跟我单挑哩!”

    “哈哈哈哈!刘叶经秋,我欧罗若是没有些本事,又怎能当得起诸天圣元大盗之名!”

    刘叶经秋早已知晓欧罗的某些个事情了,闻言冷笑道:

    “嗯,说得不错,看来你不但手上可以,嘴上功夫也不错!你可不果然就是诸天圣元大盗么?你偷东盗西,连人你都敢抢敢偷,你当然是厉害厉害着的啦!”

    欧罗听出刘叶经秋话中讽刺之意,不免将恼羞转为愤怒:“刘叶经秋,我欧罗本来就是圣元大盗,随便你怎么败坏我的名头都行,看刀!”

    恰恰此时,界壁那边传来一个嗲嗲的声音:“刘叶经秋,你帮我拦住欧罗这个爱情骗子,他欺骗了我纯洁的感情!”

    原来是那珠姬追赶到了这边后,虽被阵壁隔在九阵星域之内,却是也瞧见了刘叶经秋,珠姬又听得阵壁这边的大喝与打斗之声,心中料想着必是刘叶经秋跟欧**起来了。

    于是珠姬就想放电电倒刘叶经秋,好让刘叶经秋为他痛揍欧罗,出她的一口气!

    刘叶经秋哪里吃她珠姬这一套?!你放你的电,我只管揍欧罗,两不相干。

    欧罗听了,可就气急败坏喽,只听他怒骂道:

    “你放屁!我欧罗虽然是圣元大盗,却也从来没做过爱情骗子,分明是你不守规矩,我离开混元星也才没多久,你竟然就跟胡不二好上了!哼!”

    刘叶经秋听得心里暗乐,手上却并不放松!当时刘叶经秋左手一招归元炮拳五行归一往欧罗轰出,接着又是右手一招龙手拳之龙息三叠!

    但见拳力穿透空气,直接撕裂空间,竟然形成了黑洞!

    欧罗大吃一惊,催动闪电刀,加大精神攻击,刀影旋转之际,那嗡嗡声夺人心魂!

    不想刘叶经秋如意神枪是法宝对法宝,偏偏能有效地抵抗住那精神攻击!

    欧罗一看这个情形,那也是十分见机,立即准备遁走!

    恰恰此时,九阵星域阵壁再次被人打破,只见一位极丑的圣元高手,挽着珠姬,窜到斗场中来了!

    这位丑哥,正是九阵星域第一层星阵中的混元星星主胡不二!

    胡不二才一现身,抬手就攻击欧罗!

    欧罗此时,立即远遁,只有他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来:“胡不二!朋友妻不可戏,这个仇,我记下了,你等着吧!”

    胡不二也是运功发声,远远地将声音追着欧罗送了出去:“放屁!本老帅哥我何曾调戏过朋友之妻?分明是你抛弃了珠姬,背叛了我们的结拜情义!”

    欧罗遁走,胡不二这才挽了珠姬,向刘叶经秋道:“哎呀!刘叶兄弟!你可也来了!你不知道啊,我去了太平城无数次,只想着再见到兄弟你一面哪!

    哎呀,机会难得,过了阵壁,就是本老帅哥我的混元星;走!跟本老帅哥我去星主府饮杯酒去!”

    听到胡不二自称“本老帅哥”,刘叶经秋和李子清反应尚还能叫做见怪不怪,表情自然;那如玉龙和水懿波夫妇两个,都是大惊讶,微皱眉,心底里以神识传讯法互相交换看法。

    水懿波笑道:“哎哟!如郎你瞧他这模样,让人看一眼都三天吃不下去饭的丑鬼儿,还自称‘本老帅哥’?这要是能称得上是帅哥,那我们的如郎岂不是要称帅神喽!”

    如玉龙听着自家婆娘的话,自然是心里得意。

    然而胡不二也是很有眼力的,早已看出了如玉龙夫妇脸上的表情,分明是表达着对自己的否定!

    胡不二一声冷哼,嘴里向珠姬说着话,却是含沙射影:“本老帅哥我最不喜欢丑人,今天瞧在刘叶经秋兄弟的份儿上,本老帅哥我就大人大量一回,不跟某些丑人计较了!”

    如玉龙听了,当时也学了胡不二的样儿,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跟胡不二针锋相对:

    “懿波,我也向来不是喜欢丑类,今天瞧着叶三哥的情份儿上,我们就大人大量一回,不必跟某些个丑人计较了吧!”

    刘叶经秋这边四个人,除了刘叶经秋之外,胡不二觉得自己的修为境界比如玉龙高,也根本没把如玉龙放在眼里,更也没有想到这如玉龙竟是曾经追得欧罗四下逃蹿的厉害家伙!

    因为轻视如玉龙,胡不二听了如玉龙尖酸的讽刺,立时大怒:“你这辈分明是指桑骂槐!你他吗的骂谁呢?!若水是今儿瞧着刘叶经秋兄弟的面子,本老帅哥我现在就修理你!”

    书趣居,(m.shuquju.com)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TXT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