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同床共枕

    书趣居,(m.shuquju.com)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TXT下载.

    恶魔?嗯,这个说法确实比较符合现在希尔的作风,不过那家伙在那件事发生之前可是个非常善良的人呢,和他本性上就不是一个类型的,西瑞尔想。

    “起来,我们也走吧,好久没去和希尔见过了,去见一面。”西瑞尔转头对身侧的棕发少年说,说完直接站起身,往外走。

    “哎,不是吧,真的要去,那家伙现在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不心很可能命就交代在那了。”棕发少年脸上满是拒绝的表情,十分抗拒道,但即使说着这样的话,还是跟着西瑞尔从拍卖会场出来了。

    而另一边,被希尔直接从拍卖会场拉出来的梨白,一路跑着跟着希尔的脚步,希尔一步,梨白要三步才能跟上。

    不一会梨白就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但却不敢说一句话,让希尔慢一点,刚刚她可是看到了,希尔只因为那个人说了一句话,就差点将那个人直接杀死,那个人还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而她什么都没有,希尔杀死她和踩死一只虫子一样容易。

    “上车。”希尔在一辆马车前面停下,转头对梨白说,梨白抬头看了希尔一眼,此时的希尔已经又用斗篷的帽子戴上了,整张脸都隐藏在斗篷的阴影里,看不清此时希尔的表情。

    梨白哪里敢多看,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乖乖的上前,上了马车。

    在梨白上了马车之后,希尔也上来了,堆在梨白的对面。

    希尔的身高比秦先生还要高,但体型却不健壮,反而看起来有些瘦弱,但是梨白知道这具柔弱的身体有着怎样可怕的力量。

    和希尔相比,梨白真的就和猫一样娇,的一团,如果梨白坐在希尔的身旁,就会完全被希尔的阴影笼盖住,从另一旁完全看不住梨白的身影。

    拍卖会场离公爵府并不算远,不一会就到了公爵府,希尔先下车,这一次梨白不用希尔说话,就直接站起身,打算下车。

    但希尔却在梨白的脚将要踏上地面的时候,一把将梨白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

    “啊。”实在是太过突然,梨白本能的惊呼出声。

    在梨白刚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就感受到了从希尔身上散发出的恐怖的气息。

    “再发出声音,就杀了你。”这不是威胁,而是死亡通知,希尔抬头看向梨白,那血红色在阴影里闪着猩红的光,明明是白天,却让梨白感受到了如在地狱一般的恐惧。

    梨白不敢在发出声音,抬手紧紧的捂住了嘴,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了不会再发出声音了。

    令梨白惊讶的是,公爵府竟然连一个看门的人都没有,大门也没有上锁,希尔直接推门就进入了公爵府。

    和她想象中的公爵府不同,特别的荒凉,地板路缝隙里满是冒出来的青草,旁边的植物还有不远处的花园看起来也是好久没有打理的样子,而且最重要的是,从门口往府邸走过去的路上一个仆人和侍从都没有。

    难道这偌大的公爵府里只有希尔公爵一个人?!

    梨白的大脑里冒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想法。

    而之后进入府邸之后,她的这个想法被证实了。

    真的一个仆人都没有!

    “跟过来。”希尔进入府邸之后就放下了梨白,而后说。

    梨白没来的细看就急忙跟上希尔,希尔大步向前走,而梨白则迈着短的腿跑着。

    “这个,拿着。”希尔突然拿了一件黑色的长袖衬衣,递给梨白。

    梨白不明所以的接过,抬着头看着希尔,不知道希尔这是打算做什么?

    希尔则拿了一件黑色的睡衣,就直接转身,这一次连跟上都没有说。

    但梨白还是乖乖的继续跟着。

    希尔打开了一个房间的门,走了进入,梨白随后进入,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这是活的温泉?

    还冒着热气呢。

    “愣着干嘛,下来。”希尔就那样毫不避嫌的背对着梨白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进入了温泉,整个人沉进温泉中,再起身,而后转头,看到梨白还站在原地,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冷声道。

    啊,下去?可是她是女孩子啊。

    但在希尔那双血红眸子的注视下,梨白内心多不愿,也还是慢慢的朝温泉走了过去。

    而希尔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梨白,仿佛梨白做错一件事,就直接会伸手攥住梨白那纤细的脖子,一个用力,就能让梨白没了呼吸。

    梨白没有脱衣服就直接进入了温泉,希尔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

    在梨白进入温泉之后,希尔便闭上眼,靠着温泉旁边的石头休息。

    梨白见此,才动作很轻的将衣服都脱掉,稍微洗了洗,就直接起身,用放在旁边的毛巾擦干身体,穿上了之前希尔给她的黑色的衬衫。

    衬衫很大,将梨白从上到下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衣服的宽度大概能够装下三个梨白。

    梨白光着脚站在温泉一边,不敢离开,也不敢开口说话,眼睛不停的滴溜溜的转着,像是在找什么。

    找到了,梨白眼睛一亮,垫着脚尖走到了门口放着浴巾还有好多毛巾的地方,将绑着浴巾的棉绳接下来,绑在自己的腰上,这样就不上下通风了。

    而自从梨白穿上衬衫之后,梨白的一系列动作就都在希尔的眼下进行。

    “浴巾。”希尔突然开口道。

    梨白听到希尔突然的声音,先是一愣,而后便是左右看了看,除了希尔没有其他人,应该说这个府邸除了希尔和她就没有其他人,虽然知道是这样,但大脑却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梨白本来想说,好,但是头脑中却又想起希尔说过,不让她发出声音,于是她朝着希尔的方向,重重的点头,而后转身,光着脚丫跑向放着浴巾的地方,的身子抱着一块很大的浴巾,走到了希尔旁边,伸手将浴巾递过去。

    希尔看着梨白,竟然突然就笑了,怎么这么听话呢,不让说话,就不说话,让拿浴巾就拿浴巾,明明才是一个5岁的孩子。

    希尔的笑容,梨白没有看到,因为走到希尔身旁之后,梨白就一直深深的低着头,看着她自己光溜溜的脚丫。

    希尔没有马上接过浴巾,而是从温泉里走出来后,才从梨白的手中接过浴巾,将头发很随意的擦了擦,而后在身上擦了两下,就直接迈着长腿走到了方睡衣的地方,穿上睡衣以后,直接就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停了下来,顿住,而后转头。

    “喂,走了。”希尔无奈的开口叫道,这姑娘是不是有点呆,一直傻愣愣的低着头站在刚刚给他送浴巾的地方。

    希尔完全没有意识到,那是因为梨白不想看到他的身体,而低着头,在避嫌。

    希尔怎么可能想到一个五岁的女孩已经知道男女有别了,呃,不是,是希尔怎么知道那个五岁女孩身上的灵魂已经十七岁了。

    梨白听到声音,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抬起头,看向声源方向,看到希尔后,马上抬着短腿跟上希尔。

    令梨白奇怪的是,虽然府邸里一个人都没有,但是无论是温泉室,还是楼道里都十分的干净,整洁,像是被人打扫过一样。

    希尔直接进入了他的房间,梨白则懵懵懂懂的跟着希尔走进了希尔的房间,但是在希尔直接掀开被子,躺在床上的时候,梨白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转身就要往外走。

    “去哪?这里没有你的房间,你和我睡,拒绝的话,就掐死你。”希尔平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连睁眼看梨白一眼都没有看,直接道,声音里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味,应该说希尔也不会开说话,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

    梨白瞬间就停下脚步,而后慢慢的转身看向躺在床上的希尔,表情万分的纠结,踟蹰,忐忑。

    希尔公爵不会是有恋童癖吧?在之前的世界没有听说过啊,还是因为她信息闭塞,不知道?梨白皱着眉头想。

    希尔也没有再次催促,只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

    梨白怎么也没想到,过来的第一天就要和一个陌生的男子,而且还是被称为恶魔的希尔公爵谁在一张床上。

    如果床上是秦先生,她就不用这么踟蹰了,绝对马上就上床了,嗯,好想秦先生,现在在哪个世界她的身体不知道怎么样了,她的灵魂来到这边的话,那么之前在这具身体上的5岁的她的灵魂又去哪里了呢,会不会去了之前那个世界她十七岁的身体里呢?

    梨白站在原地,此时此刻才有精力去思考这些。

    “愣着做什么?”在梨白还在愣神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希尔从床上下来了,一只手就将梨白从地上抱了起来,并且脱掉了梨白的鞋子,将梨白一把塞进了被子里。

    而后希尔也上了床,直接将梨白和抱枕一样直接抱在了怀里:“你最好不要动,否则就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了。”希尔说完就再次闭上了眼睛。

    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这是第几次希尔用生命来警告她了,除了要杀死她这一种警告就没有其他的警告吗?虽然这种要杀死她的警告是最最有用的。

    梨白真的是一动不敢动的任由希尔将她当抱枕一样抱着,睁着两只大眼睛,却只能看到希尔的下巴。

    灯也没有关,希尔是不是怕黑啊,梨白想,虽然是这样想,但却一个字都不敢问。

    希尔虽然句句都离不开要杀死她的话,但是梨白直觉上感觉,只要她乖乖听话,希尔应该不会杀她,毕竟她可是希尔用了1100万买下来的。

    梨白心翼翼的抬头,看向希尔的脸。

    这是梨白第一次如此清楚的看到希尔的脸,希尔因为要抱着她,所以是侧睡的,右半边的脸看不到,左半边脸可以看得很清楚,而左半边脸却有一大块伤疤,和恶心的蜈蚣一样附在希尔的脸上,只是如此单纯的看着就觉得恐怖和可怕。

    不过,梨白的视线落在希尔鲜红色的发丝上,好漂亮,好显眼,和秦先生的金色的头发一样的显眼,但感觉不同,金色感觉很华贵,而红色感觉好热烈,感觉红色的视觉冲击感更强。

    希尔虽然闭着眼睛,但其实并没有马上进入梦乡,应该说他根本不可能马上进入梦乡,他可是患有很严重的失眠症。

    之前看医生,医生建议他多和人亲近,睡觉的时候抱个抱枕,所以他才会在拍卖会上买下怀里的这个孩子,这个孩子符合医生建议的亮点,是人,也可以当抱枕,软软的的,还有和舒服的温度,比单纯的毛绒玩具抱枕好多了,关键是够听话,也好杀死,没有反抗能力。

    他绝对不会重蹈父母亲的覆辙!

    梨白或许是这一天折腾累了,看了一会就闭上眼,进入了梦乡,而希尔在梨白睡着后,睁开了眼睛,将梨白平放在了身旁,让梨白好好的枕着枕头睡,而他则也平躺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有多久了呢?一个人生活了多久呢?二年,整整两年,府邸里只有他一个人,安静的只能听到他自己的声音。

    而现在身旁人的呼吸声都让他感觉……唔,不太适应。

    但想着这些的,希尔却慢慢的陷入了睡眠,真的睡着了。

    清晨,阳光透过窗帘投射进来些许,梨白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当眼前的一切看清楚的时候,梨白猛地坐起身,而后腾的一下直接从床上滚了下去。

    随着落到地毯上的腾的一声,梨白才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会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坐在地毯上深呼吸了几次才冷静下来,而后轻手轻脚的站起身,看向床上依旧闭着眼睛睡觉的希尔。

    真没想到希尔公爵竟然真的在和她在一张床上的时候睡着了,不对,应该是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和希尔公爵在一张床上的时候也能睡得那么沉,梨白抱着自己的脑袋,满是苦恼。

    书趣居,(m.shuquju.com)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TXT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