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七章 演示

    书趣居,(m.shuquju.com)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TXT下载.林觉一笑,伸手抓了一块山石放在地上,转身朝一名将领伸手道:“水囊拿来。”

    那将领楞道:“干什么?你自己不是有水壶么?要喝水喝自己的。”

    林觉皱眉道:“给不给,不给我抢了。”

    “嘿,这小子还真嚣张,你敢抢?信不信我把你头给揪下来?跟谁?z呢?跟老子耍横?找死不是么?”那将领怒道。

    “胡鲁将军,将水囊给林大人。”完颜阿古大沉声道。

    完颜阿古大倒是听明白了林觉的双管齐下的办法,他明白林觉的意思是全力保证战马可以行动,保证大军和后勤救援兵马顺利汇合。此刻想要得到补给,便只能靠后方输送了,以战养战是行不通的。被困在这里找谁去以战养战?按照林觉的计算,六天时间,足够能得到补给了。但完颜阿古大同样不明白怎么才能出山的问题。林觉显然是要做出解释,所以完颜阿古大喝令那将领照办。

    那将领虽然心中百般不愿,但是大首领发话他岂敢不听。当下脸上百般不舍,神情还有些奇怪的将水囊递给林觉。一个水囊而已,这人如此做派,倒是让人觉得很是奇怪。

    林觉接过水囊,也不拔出塞子,而是在旁边一名将领的弯月刀刃口上一蹭,顿时水囊上半截被割开巴掌长的口子。然后弯腰将水囊中的水尽数倒在地上。下一刻,整个帐篷里都是一股浓烈的酒香味道。所有将领都惊愕不已,还以为是林觉变了个戏法,把水变成了酒。但很快他们便明白了过来,原来那水囊之中装着的根本不是水,那就是烈酒。

    众人这才明白为何胡鲁将军扭捏着不肯给出水囊的原因了,原来他是怕这个秘密被众人发现。众将领明白过来,都大叫大嚷道:“胡鲁将军,你哪来这么多酒啊?他娘的,藏着这么多呢,也不给老子们分享些。怪倒是这几天我们都没精神,你倒是滋润的很,原来自己私藏了这么多好酒。真他娘的不地道。”

    女真军中并不禁酒,实际上每次作战之前,完颜阿古大还鼓励众人喝几口烈酒。酒可壮胆,并且可以麻痹身体,减少疼痛感,这对作战很重要。不过,酒水是配给的,每人只有定量,那也是防止喝酒过量而导致无法作战。每个女真将士都有定量的小酒囊装酒,喝完了再去中军领酒,可没有人身上揣着一大水囊的烈酒的,那属于违反命令。胡鲁将军是个酒鬼,这些酒都是他从下属士兵手里给强令搜刮来的。每人搜刮一点,积少成多,装满了满满一水囊。如今不给断了,别人都没酒喝了,他却美滋滋的揣着一水囊的酒,舒坦的不行。谁料想被这个南人给揭穿了。

    林觉自己也纳闷的很,他可不是故意如此,他只是要做个演示罢了,没想到居然揭穿了别人的秘密。

    胡鲁将军满脸尴尬,跪地给完颜阿古大磕头赔罪道:“大首领恕罪,胡鲁该死,再也不敢了。”

    完颜阿古大自然知道手下将领这些花样,不过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呵斥几句也就罢了。胡鲁作战勇猛,完颜阿古大对他也甚是喜爱。

    “回头再罚你,混账东西。”当着众将的面,完颜阿古大也不得不严厉斥责。

    “是是是,胡鲁知罪。”胡鲁心里气的要命,酒没了,还挨骂了,都怪这个南蛮子。回头找机会必一刀宰了他。

    “那小子,你就算知道他藏酒,也不用全倒了啊。这时候酒可是好东西啊,你给我喝两口也好啊,我可以一口不吃干粮全部喂马,只要能喝两口酒。”一名将领咂嘴埋怨道。

    众人的目光再次回到林觉身上,也都纷纷埋怨起来。本来就馋的很,现在这么多酒全洒了,香味扑鼻。酒虫被勾起来,更是心痒难搔,怎不埋怨。

    林觉苦笑道:“我可不知道他水囊中是酒,我只是给诸位演示一下何处可离开此山的情形罢了。早知是酒,我也想喝两口啊。”

    完颜阿古大道:“林大人莫要管他们,你这是要做什么?”

    林觉指着地上道:“结果明摆着啊,你们瞧瞧地面的水渍便知道了。”

    众人这才将注意力集中到地面上。地面上一滩酒水,湿了一大片。泥土和杂草被冲到一旁,乱七八糟的样子。瞪着眼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些门道来。一个个大眼瞪小眼。

    完颜阿古大也没看出来名堂,皱眉道:“林觉,你也不用卖关子,这地面上的水渍能看出些什么名堂来?”

    林觉心道:你们这群蛮夷不动脑子,这要是在我落雁军中,早就有人知道我的用意了。

    当下微笑道:“这还不明显么?在下模拟了洪流来袭的情形,适才那酒水泼洒就是模拟大坝溃塌的情形。这块石头,便是咱们所在的这座和龙山。你看,南北狭长,北高南低,像不像?”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他是模拟了洪水袭来的场面。不过,这显得有些滑稽,这么做有何意义?

    林觉继续道:“诸位仔细观察这水渍,适才我泼洒酒水的时候可是用了力道的,冲开了这么一大片的范围,我想若以比例来算,也应该差不多吧。真正的洪水也不过漫溢方圆百里而已。从大坝到大灵河五十里,大灵河以南再漫溢五十里的面积,恰好是在和龙山最南端的位置。正如我所想的,这水渍将石头的东西北三面的地面都湿润了,唯有南边留有一条狭长的干燥通道。倘若现实发生的情形跟我所做的模拟的行为相类似的话,那么此刻和龙山南侧应该没有完全受到洪水侵袭,应该也有一条可以出山的通道才是。而这便是我们离开此山的路径。”

    所有人都傻傻的看着林觉,有人心里想的是:这人怕是疯了,拿酒水这么一洒,便说南边有出路,真把自己当成是神仙不成?这也太儿戏了。不过有人的却觉得颇有道理。因为按照日常的常识而言,水流遭遇障碍之物的阻挡分割,障碍的对面未必会被水流浸染。除非是连续不断的流水,才会最终将障碍物包围。只是那么一下洪流的漫溢,在和龙山分割水流之后,后续无力的情况下,南边确实是最有可能没被洪水淹没的地方。

    完颜阿古大看着地面上的水渍,盯着那块石头一侧的一条狭长的干燥通道不语。他承认林觉说的有道理,但他却又觉得这事儿不太靠谱。这当中有臆测的成分,林觉所做的这个掩饰只是一种可能。更有可能是洪水汇聚,山南反而是洪水的归宿,反而可能更加是一片汪洋。

    “这……林觉,你敢保证山南一定没受洪水侵袭,一定可以离开么?光是赶往山南便要花起码两天时间,倘若到了那里情形并非如此,岂非白白消耗了两天的时间?那便更加的棘手了。”完颜阿古大沉吟着道。

    林觉呵呵笑道:“情形还能怎么糟糕?比你们呆在这里等死还糟糕么?情形如何,亲眼看了便知。我也不能保证我的演示便是实情,但这起码是脱困的一种可能。而且是相当有机会发生的一种可能。若不信拿水囊来,咱们再做几次演示。”

    完颜阿古大倒真的命人拿了水囊来,林觉又分别以一只水囊和两只水囊三只水囊的份量模拟洪水的水量程度做了演示。最后三只水囊的水量才让被石头阻挡的水流在另一面最终合拢淹没了地面。这演示已经证明了即便在两倍于适才水流的冲击之下,依旧有可能有脱困的可能。虽然着,这种演示其实并不能完全模拟洪水袭来的具体情形,只是一种形象化的象征性的掩饰而已,但还是有参考价值的。

    况且,在这种时候,完颜阿古大又能有多少其他的选择。

    “无论如何,值得一试。你说的对,总好过在这里等死。”完颜阿古大下了决定。

    林觉离开毡帐的时候,三只海东青在他后方的天空鸣叫着飞起,直冲云霄往东方而去。那正是完颜阿古大派去前往辽阳府求援的信使。完颜阿古大在短信中要自己的妹妹完颜明月亲自押送补给前来接应,这种事完颜阿古大能信得过的便只有自己的妹妹一个人。倘若让留守的将领和部族长老知晓,他们到底会不会来救自己,都是个未知之数。

    孙大勇高慕青等人听了林觉叙述会议的经过之后都有些诧异。倒不是诧异女真人此刻处在山穷水尽的地步,而是惊讶林觉居然会给他们出主意,帮他们脱困。

    “夫君,妾身或许无知,但夫君帮女真人脱困之举,是何用意?夫君不是说过,女真人其实也非善类,此刻帮他们岂非是养虎为患么?”高慕青忍不住问道。

    孙大勇在旁皱眉不语,但却有些期待的看着林觉,显然他对此也是不解的,只是他没有高慕青那么直接罢了。书趣居,(m.shuquju.com)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TXT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