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9章 奋勇

    书趣居,(m.shuquju.com)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TXT下载.虽然脑子乱,可桑全来还是睡了几个钟头。醒来已经是下午,天空阴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和焦臭混杂的味道。简易帐篷前不时有人抬着担架或者弹药箱走来走去,不远处的野战医院里一直传来哭喊声,看上去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真想不到这种情况下我居然也能睡着。”桑全来掀开盖在身上的毛毯,走出了帐篷。他觉着口渴发苦,晃了晃水壶才知道里头已经空了,便迈步就去找水喝。为了防止非战斗减员,部队里严禁喝生冷的水,营房内有专门的炊事班烧开水。

    由于城内的建筑都拆了盖工事,有些退下来的班排连帐篷都没得睡,只能在残破的街道上随便一趟。幸好这几天没下雨,否则冻伤减员会非常多。可桑全来在感叹现在的天气不错时,心底又盼着下雨。

    ‘革命军’的后勤保障明显要比建奴强,若是环境再恶劣点,建奴会比国防军和民兵更惨。冻手冻脚,拉稀呕吐,缺衣少食,这些事必然是建奴更严重。阵线上甚至盖了木棚,刮风下雨都不怕,火绳枪照样能保证一定的发火率。可建奴能上战线的肯定不多。

    到炊事班灌了一壶开水,搁在后腰的位置暖暖的。桑全来跟炊事员聊了几句,得知今天上午建奴驱赶了大批奴隶来冲阵。

    “男女老弱都有,大多是我们辽东的汉人。被鞑子逼着干活还不算,现在还要被逼着来送死。”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伙夫正在煮一锅面条,配上肉酱,喷香的很。战士们体力消耗大,正需要这样的热汤热饭。“要是我被俘了,真是宁肯去死也不遭这份罪。”

    “鞑子驱赶百姓攻城,这事常有。”桑全来语气低沉。他家若不是早早跟着周青峰逃难,指不定这会也就在女真人的营内当奴隶。他爹的木匠手艺好,兴许还能当个工头,可绝不可能有现在的好日子。“那我们怎么办?”

    “能怎么办?”老伙夫叹道:“打呗。谁也不敢放那些可怜的奴隶过来,就只能狠心的打了。否则让他们乱了我们的防线,死的可就不是只有我们了。”

    桑全来回到营房就把自己的部下全部喊起来,该屙屎撒尿的赶紧去,一会就得吃饭整顿,听取战情汇报接受任务。他想到自己上午‘勘破’的秘密便心头沉沉,也更想为自己的小命做一番挣扎。

    下午天黑前,桑全来的排再次上阵地。他们的人少了一成多,可防守的壕沟却缩短了。原本站两排的位置现在变成站三排,火力密度提高了百分之五十。如何在狭窄的壕沟内安排射击队列都成了个问题。看样子军官们也意识到敌人变多,把预备队都用上了。

    从壕沟内朝外看,桑全来大吃一惊。

    上午他下去休息前,战场上就布满了尸体。可现在朝外看,尸体都垒成堆了。大量工兵正在修补阵地,昨晚上发挥大作用的铁蒺藜要重新撒出去,照明用的篝火要加满煤焦油,陷马坑和阻拦沟要清理。

    此外桑全来待的壕沟外竟然被加固了一层,用是敌人的尸体加固的。冻僵的尸体龇牙咧嘴,鞑子那细长的发辫拽在脑后。有的士兵胆子大,伸手拽这些辫子,戏称其为猪尾巴。

    瞭望哨上吹了一声号,外头的工兵就犹如受惊的兔子般跑回来。这会连长亲自带人来巡查,顺手给每个士兵发丹药,“一人一颗,吃了精神好,不瞌睡,勇气倍增,能连续战斗三天三夜。”

    丹药发到每个人手里,连长盯着士兵们吃下才走。桑全来吃了这‘丹药’后却颇为感叹,他大哥桑文来说过这玩意,据说是‘革命军’卫生部研制的,原名一长串不好记,士兵们都说这是‘拼命丹’。吃这丹药就表示到了要跟敌人拼命的时候了。

    吃了丹药,桑全来果然觉着精神一震,心头原本那点子担心和忧虑都消失无踪。他只觉着看东西更亮,反应更敏捷,思想更放松——工兵已经撤下去了,各级军官的号令依次下达。他也抽出自己的燧发枪,准备抗击鞑子。

    可几百米外上来的却不是鞑子,而是一伙又一伙形销骨立的汉人奴隶。看他们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模样,简直就好像一群缓缓移动的活尸。看到他们,桑全来等官兵全都愣住了——虽然已经从老伙夫等人口中知道会面对这等情况,可没人能坦然面对这一切。

    连长又跑回来巡视,同时恶狠狠的下令道:“鞑子被我们打的不敢冒头,他们没别的手段只能干这种卑劣之事。虽然对面都是我们自己汉人,可谁也别手软。他们这是在受苦,我们是让他们摆脱这份苦。早死早超生,下辈子再当汉人便享福了。”

    连长由近走远,在几个排都喊了遍。

    壕沟内的气氛愈见凝重,随着汉人奴隶的步步靠近,士兵们也纷纷将枪口从射击孔伸出。军官的口令稳步下达,就等开火。

    等汉人奴隶接近到百米内,民兵们都能看清他们脸上的哀苦之色。汉人奴隶的哭声喊声喧嚣直上,他们靠近后就开始填埋工兵挖的阻拦沟,拆除外围用于照明警戒的篝火堆。还有不少建奴精兵躲在后头躲躲闪闪,以汉人奴隶的身体为盾牌靠近宁远城。

    “开火!”

    上级军官的命令响起,壕沟内的民兵打出一通排枪,对面的汉人奴隶当即成片倒下。躲在其后的建奴精兵顿时不再遮掩,挥舞刀枪逼着汉人奴隶向前冲。

    砰砰砰的枪声再次响起,汉人奴隶对生死却完全麻木。他们好像无意识的傀儡,被折磨的毫无反抗。看着他们无助的倒下,壕沟内的民兵们大骂建奴无耻,乃至眼角湿润涕泪俱流。

    等到几百名汉人奴隶倒下的差不多,战场上的工事也被填了些。后头的建奴精兵失去掩护,他们就是为了填工事而来,觉着没有机会可乘便调头逃走。

    桑全来原本还在担心敌人太强,自己要死在战场上。可经历这一场战斗,胸膛里的愤懑之气让他忍不住一手抓枪,一手提刀,喊了一声就从壕沟里爬出来冲了出去。

    这可是民兵从未练过的战术,只有经过正规训练的国防军才会对敌人发起反冲锋。可桑全来一冲,竟带动身后几十条汉子跟着他一起冲,嗷嗷叫的杀了出来。

    建奴一方,指挥战斗的是代善的儿子岳托。他押着好几千汉奴准备不断的发起冲击,主要是为了把宁远城外阻拦的工事清理干净,方便夜袭。比如那撒在地里的铁蒺藜,黑灯瞎火的根本防不胜防,只能白天逼着汉奴去弄干净。

    因为女真人混杂在大量汉人奴隶中间,宁远城头的火炮一直没开火,让岳托的队伍靠近到四五百米的距离内。他一看城墙下的汉军竟然杀出来一支反击的人马,立马觉着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冲冲冲,立刻冲上去跟那些汉人混在一起。”岳托兴奋的大喊。建奴一直头疼城内的汉军不出来,想拼命都没办法。这真是‘老鼠拖龟,无从下手’。他们调来汉奴填壕也是想刺激对手的神经,折腾一整天了终于有点作用。

    这突然的变故出乎战场双方所有军官的预料。阵地内不少民兵也被桑全来突然的爆发给带动,一股脑的冲出来好一波人,足有两三百。防线上顿时空了一大截。

    桑全来所属的连长气得大骂,可又不能不管自己的部下。他连忙向城墙上的炮兵求援,要求遮断射击,阻止后续敌人的集结和跟进。同时他还一挥手把自己连剩下的人也拉上去拼命——吃了拼命丹是千好万好,可唯一的缺点就是会变的冲动。

    桑全来本想带自己一个排出来,把那些驱赶汉人奴隶的建奴杀了就后撤。可当后头跟出来两三百人,他立刻就知道自己惹出大祸。对面的建奴也很快抓住机会,快速冲过来想民兵战在一处。只要能冲垮他们,建奴就能顺势杀进宁远城。

    一看情况不对,桑全来当即大喊了一声——列队!

    这时候退是不能退的,后退的话少不了军法严惩。桑全来只能稳住情绪打一波再走。民兵好歹是受过训练的,一听有人喊列队,下意识就跑过来肩并肩的排成一排一排。好些人都被打乱了编制,可还是服从更高军衔人员的指挥——现在军衔最高的就是桑全来了。

    “装弹!”桑全来又喊了一嗓子。

    所有民兵立马低着脑袋开始紧张的敌前装弹,那怕对面建奴正在快速靠近他们。可这些人嗑药后情绪稳定,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手脚利索比平常快了许多。

    轰……,一发炮弹越过桑全来等人的头顶,射向正朝他们冲来的建奴。炮弹在地面上弹跳了几下打死了两三个建奴精兵,把正在快速跑动中的岳托都吓的稍稍停顿几秒。可他很快又继续咬牙冲锋,绝不肯轻易放过眼前这个机会。

    “杀上去,不能停下。跟那些汉人混在一起才能活。”岳托也年轻,跟桑全来差不多年纪。可他比桑全来高大壮硕,心狠手辣。他越众而出,冲锋在前,一眼看中了肩头有军衔标志的桑全来——打了这么久,建奴也知道这些配军衔的是汉军的军官。

    双方的距离从三四百米拉近到几十米的距离,尤其是岳托本人冲的最快,他年轻气盛就想立个头功,甚至是影响整个战局的大功。只是等他靠近,对面乱糟糟冲出来的汉军士兵已经完成列队并且装填完毕。两三排的单薄队伍在他面前不啻于铜墙铁壁。

    太快了,这些汉人变化队形的速度未免太快了。这是一点机会都不给呀。

    冲的最快的岳托都已经到了二三十米的距离,他只要再蹬蹬腿运一把劲就能冲进汉人的队列中大杀特杀。他在最后一刻发出凄厉的喊叫,超长发挥将自己的灵力外放挥舞出十几米长的锋芒。

    开火!

    桑全来端起自己的燧发短枪,瞄准最前头的岳托就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奋勇冲击的岳托被打的灵力破碎,停在原地。他此刻距离桑全来已经不到十米,真的只要再稍稍努一把力就可以砍下对方的头颅。可对面的排枪紧随而至……

    桑全来打了一枪便高举战刀喊道:“杀光这帮畜生,给我们受苦受难的兄弟姐妹报仇!”书趣居,(m.shuquju.com)提供免费小说在线阅读和TXT下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